[偶像梦幻祭‖群像向] RED AND BLACK(1)

*角色死亡普雷,大逃杀世界观。

*本章无cp。

濑名泉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所处的环境是一片从林。

不,或许丛林只是一小部分而已。强制性压抑下去心中的恐慌,他露出和平日无差的嫌麻烦表情,做出了在这种怪异环境之中最成熟的选择。站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颗尖石上努力眺望远方,濑名泉方才发现他现在被困在一座边境围海的岛屿上。

…我刚刚不是在和knights的其他人排练新的舞曲吗?这里是哪里…难道说,又是天祥院搞得什么恶趣味的「实验」?濑名泉深知不去努力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无法知道的,那双冰蓝色的双眸少见的出现了波纹散开的痕迹,他环顾四周寻找着周边对自己有利的武器亦或是可以救急的食物。

既然是实验那么应该是考验生存能力的吧?既然是生存游戏的话必须需要些工具什么的吧,等下…为什么他接受能力这么好啊。不过果真,在二三米处的位置发现了一个深蓝色的背包。濑名泉省钱几步拾起了这个可疑的背包,更加确信了他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个游戏的场地这个想法。

背包里有一张地图、大概是应急用的压缩食品与矿泉水…喂,这是要待几天啊?濑名泉快速的浏览了一遍食品包装袋上的营养与热量。他可不想靠着这些东西度日!濑名泉将这些东西全部摆在外边,随后他看向背包侧兜可疑的突出,抱着这种疑惑的心情,濑名泉拉开了拉链。

一把货真价实的枪支露了出来。

…到底在干什么啊,胡闹也该有个度了吧。

「尊敬的玩家,各位好。」

冰冷的声音传入濑名泉耳内,事实上,这个声音的大小应该足够让岛上所有人听到,假若这个孤岛上还有其他人的话。

濑名泉抬起头,试探性的回了句话,但那声音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复,应该是做了变声处理的录音。处理的手法完美至极,完全无法找到任何以前声线的线索。

就在濑名泉思索着什么时候自己剪辑声音的水平能达到的时候,这个声音重新响起了,中间间隔了五秒。似乎是为了让人搞清楚处境,还故作温柔的留给人思考的时间,令人不爽。

「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是…大逃杀游戏,相比看过电影或者玩过相关题材的游戏的人占多数,不过,我还是告诉大家一下规则吧。」

「毕竟…这可是关乎生命的游戏。」

介绍完规则后,那个声音仅是有礼貌的说了一句「综上所述」便再也不出声了,阴冷的声音在提到关于死的话题时竟然也没有任何情感上的变化。

两星期的时限,物资只提供了一天,还温馨的提示了输送物资的地点,濑名泉攥进了拳头,狠狠地咬住了苍白的下唇。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,这是最好的环境了。

真是可笑…假使面对王和游君,他会举起枪吗。

莲巳敬人认为,在大篇说教之前,他更需要英智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。他匆忙拾起暗红色的背包,不料远处的一声枪响将他脑内排列好的计划全部打乱。已经有人动手了?莲巳敬人那双眼睛中闪烁着的锐光被慌乱所代替。就在不远处…万一是…他脑内一一闪过后辈、以前或现在的队友、同班同学们的身影、最后出现的是…那个对于他而言最熟悉最默契的人。

他背上背包便冲出丛林,面前出现的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,银白色的沙滩,他的同班同学…以及在这唯美画面中唯一的违和物,地上身着着梦之咲校服的尸体。

莲巳敬人在看清地上那具尸体的面容后,有一瞬间忘记了呼吸。

“莲巳君,露出了很有趣的表情噢。”

羽风薰仍然是那副丝毫不慌乱的表情,右手一甩,抹去了溅在皮肤上还未干的血液。仿佛只是粘上了什么果汁之类的般。

若是他没有看到飒马那张苍白的脸,他说不定真的会把那想象成草莓汁之类的。

“莲巳君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其实我们不过是在进行武士的决斗而已哦。”

“他拿的是刀,你拿的是可以远程攻击的枪。”

“可是…舍弃了这么有用的防身武器的人,可是小飒马自己哦?”

羽风薰哼着undead专辑里自己的solo曲,考虑到同班同学的关系还不忘向莲巳敬人道了声别,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着游刃有余的表情,仅在转身的时候卸下了微笑,露出了溢着冷汗的扭曲表情。

半小时前那场所谓的决斗,不过是身为武士的飒马君想要逃避所做出的选择罢了。

“你这…轻浮男!”

“哈哈、飒马就算在这个时候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原则吗?明明同时持有枪和刀的你更有优势耶,但你居然愚蠢到丢弃了枪。”薰眯着眼睛,就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。“那么…就让身为前辈的我来给你好好上一课吧,好歹我还是和3A的大家一起玩过电玩里的打枪游戏耶。”

“这是武士的决斗!你脸上那满不在乎的笑容已经玷污了这项传统!好色之徒。”

“呜哇,是吗。”

羽风薰平淡的迎合了一句,然后扣下了扳机。

温柔的飒马君果然无法接受与同伴互相残杀吧?明明武力值算上游了。嗯嗯、这姑且算是排除了一个敌人呢…接下来,去找守亲和濑亲吧、果然还是平和的气氛比较好呢?再待在飒马君合上双眼的地方的话,他会忍不住的痛哭吧?

依靠着发软的双腿前行,终于离那片海岸有了一定距离,羽风薰想要掏出飒马在被自己杀死之前郑重的放在地上的纸条。

……咦,跑哪里去了。

他停在空中的手上的温度逐渐变得冰凉。楞了一会儿,羽风薰终于调整好了表情,恢复了平日里的笑容。不过,去哪里都无所谓了,反正留在那里的是莲巳君呢。飒马君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他是最理解不过的,反正他肯定会替自己解释的吧?不自己想做个恶人都这么难,看来过激背德人设在这种游戏里也没有办法实现呢…

…但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生存下去,作为第一位残忍的杀害了自己同伴的人,羽风薰可以享受查看任何人的地理坐标,也可以享有即将到来的第一批物资。

“那么,我要看濑亲——濑名泉的坐标。”

「神崎飒马,死亡。」

两道声音重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薰与飒都是温柔的人,但表达的方式完全不同呢…